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番外】放课后的恋爱战争

hesa: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的番外


没看过前作也不要紧的前提简要:两人都是高中生,并且处在互相知道对方喜欢自己,而且也相互喜欢对方的微妙关系中。


本章高甜预警,私心导致全是糖,只是高中生在谈恋爱而已。




前作指路:【完结归档目录】[雷安]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本章依然是和我太太一起的,希望大家看的愉快。


这篇番外是被十字老师骗来的 @十字九空 






失去爆发性事件后安迷修和雷狮的生活似乎重归平静,半月后更是因为考试迫近而默契地由武斗转了文斗。他们之间似乎从山崩地裂天雷地火的角逐变成了面上波澜不惊内里暗流汹涌的海面,至于其中搅进多少杂念,也只有当事人冷暖自知。


考试后安迷修依旧作息规律,周五帮忙值日后收拾了课本刚打算朝图书馆行进,就被扯住了书包带整个人都退了个趔趄。


他反射性地朝身后出了一拳,也理所当然地被轻松接下。还能有谁?那家伙站在背后一副有备而来的姿态,捏着他此时没多少攻击性的拳头,修长的手指一展就转而握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想打架?在这里?”


安迷修没抽开手,挑着眉毛出言挑衅。即使经历了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照面的方式却还是没多少改变。


“还真是执着于胜利啊,安迷修。”雷狮不燥不恼地笑着,反而让人心里没底。“这些天你也挺无聊的吧,我知道个好地方,可以去那里比试。”


安迷修拿鼻子冷嗤,“怎么可能因为恶党不在而无聊。不过,宣战我接受了。”


 


 


“……你说的就这?”


看着雷狮那副计划通得逞的表情,安迷修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他们此时面对着的,是繁华带的大型购物中心。背后车水马龙,面前的八层建筑高展着金字招牌,玻璃旋转门没有一刻停止转动,衣着时尚的年轻男女进进出出;等入了夜亮起灯宣告笙歌曼舞的夜生活开始,霓虹的彩光能辉映出整个街区的轮廓。


虽然安迷修还不太熟悉这座城市,但商业街怎么也是认识的。在他面部抽搐的当上雷狮已经毫无芥蒂地勾上了他的肩膀,甚是亲昵地在他耳边低语,“傻了吧骑士,比试包含但不仅限于肉搏。”


虽然广义而言确实在理,但搞不清他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安迷修此刻只觉得“信了你的邪”。


他伸手把肩上的重量挪了下去,“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诡计,但武力以外我也不会输给你。今天就会让你明白这一点。”


“哦,那可真是要好好期待一下了。”


 


他们的目的地在顶层电玩城,另一侧就是电影院。


安迷修沉默地看着这个晃人眼睛的嘈杂场所,被后面的雷狮捉住了一刻动摇,“怎么,老古板没来过这里?”


“我……”


还真没来过。


安迷修在那个风景如画但鸟不生蛋的异国边陲养成了严肃且规律的作息,放在这里就像个早睡早起修心养性的老年人一样突兀。


他有点发虚,但决计不可能在雷狮面前露怯:“那又怎么样,你觉得我可能认输吗?”


他前边一个玩僵尸射击的人刚走开,为表自己的战意他走过去从凹槽里将那把意外沉重的电子枪取了出来,照猫画虎地比划着按了两下。


毫无反应。


 


“……”


他尴尬地上下晃了一下枪,而雷狮在一边已经别开脸快要笑得打跌,“你游戏币都没买,怎么玩啊!”


安迷修愣在一边耳朵立刻红了个彻底,半晌才强行给自己挽尊,“我怎么可能不知道,我只是试试机器坏了没有。”


扔下这牵强的解释他就故作镇定地头也不回去了前台,雷狮在他背后爆发式地笑出了声——耳朵红成这样,难道他真的以为掩饰的得很好?未免有点可爱。


安迷修取了游戏币回来按说明给自己和雷狮都投了三枚进机器,“来吧,开始吧。”


“你竟然知道在哪里投币。”


雷狮有点遗憾,他还以为安迷修肯定会投到退币口那里去呢。


“闭上嘴,拿你的枪。”


“哟,外行这么高兴致。”


安迷修闻言转过头来,二人互不相让的视线在空中交汇,仿佛滋滋作响的电流。


“照样打爆你。”


 


出于各自的特殊环境二人都是接触过枪械的,因为这台游戏机在入口处所以没什么人注意到,两个高中男生在简单的屏幕射击上使用了堪称内行的姿势和技巧。安迷修伏低身体压在台面上精准射击,规规矩矩打完了子弹才换弹闸;而雷狮虽然随意站着边扫射边甩枪换闸还喜欢扔榴弹,细看攻击效率却高得可怕。


射击游戏是合作型,所以通关后按分数来分高下。六位数的比分里身为老油条的雷狮险胜三百,但由此拉开了席卷整个电玩城的战争序幕。赛车和射击就算了,连音游和投球都被他们玩成世纪大战。或许是因为那种紧张精彩的氛围渲染了他人,或许由于引人注目的出众外表,竟然有一批围观者宁愿把游戏币袋子抓在手里,也要乐此不疲都跟着他们奔赴下一个战场。


雷狮常来自然是有人认识的,安迷修则作为学习能力惊人的初学者引来了众人的叹服。他从来不会跳舞,但站在跳舞机上竟然能仅靠对图标的反应速度和身体素质将高难度舞曲的整套动作复制到90%中率。


顺带一提这场雷狮主动弃赛了,他实在拉不下脸在挺多认识他的人面前跳什么奇怪的韩国女团歌曲。


收官之战在老式街机对打上,虽然有趣的新游戏层出不穷,但街机还是受到血气方刚的年轻男生欢迎。雷狮手指灵巧地在几个彩色按钮和操纵杆间翻飞,他的布伦达快一步躲过了安迷修蓄的龙卷风大招跳到空中召来雷电,整个屏幕白光过后胜负分晓。


 


安迷修轻轻叹了口气,左顾右盼的眼神越过层层人群突然亮了起来。


“还有这个没比过。”


雷狮看着那个吊着大型玩偶的转盘娃娃机,转头确认,“你说这个?”


“是的。”


顺着他的视线,目的地似乎是那个半人高的小马玩偶。


“你想要这个?”


他准确地读出了安迷修眼里的渴望。


“这只是比赛的战利品。”


虽然顾左右而言他,雷狮也没漏看他眼里执着的热情。


看不出来你这家伙竟然还是个小马教徒,难不成在家里也会念叨什么友谊魔法吗。


雷狮腹诽着把游戏币扔进去,五个币抓市面卖百八十的玩偶,这种受益高于消费的机器都是做过手脚的,安迷修大概在这里玩三十年都抓不到那个马。但这里大大小小的仪器都被他摸了个透彻,雷狮几乎看也没看就按下确认。


彩灯准确地停在了大奖栏,吊线弹开后小马落了下来,他伸手往格子里一捞,塞进了眼睛都看直的安迷修怀里。


 


“喏,给你。这个就当报酬吧。”


安迷修的脸从巨型小马旁边挪出来,“报酬这么少这可不行!我可不想欠恶党的人情!”


这么说着,手上却抱得更紧了一点。


看来是真的喜欢啊。雷狮斜着眼默默把这条记入档案,“好啊,那你别后悔。”


“……要求不过分的话。”


虽然一看就是硬着头皮的回答,但主动屈服的骑士还是让他心情大好,放弃了借机开恶劣的玩笑。


“那就先请点喝的吧。”


 


两个一米八上下的汉子带个萌萌的巨型小马进甜品店这场面着实壮观,被殃及的雷狮在周围好奇的注目礼中忍无可忍把马拿去寄存,在安迷修仿佛责难杀生凶手的视线中折了三道才把那个玩偶塞进储物柜。


“大号柠檬可乐雪顶,冰块两份。”


“一杯桂花乌龙茶,谢谢。”


刚把盖着雪糕的碳酸饮料拿到手吸了第一口的雷狮差点喷出来,这每个字都散发着老年人气息的饮料名称他来这么多次可连看都没看过一眼。但是对面认真喝茶的安迷修让他错觉那杯颜色诡异的玩意似乎味道很好,夺食的渴望像手上这杯饮料的气泡一样咕噜噜地往上冒。


“安迷修。”


“嗯?”


安迷修没想到嘴刚离开习惯整杯茶就被对面的恶霸抢了去,还被毫不客气地含住同一根吸管,里面的液体顷刻就下降了五分之一的高度。


“果然还是难喝。”


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让人已经无力吐槽了,安迷修看神经病一样看他,也以牙还牙地喝了一口那杯搅进了奶油冰淇淋显得浑浊的可乐,对他抬头一笑。


“和你这个人一样,超恶的。”


 


 


“请你吃饭,想吃什么。”


出来刚刚入夜,安迷修决定掏个腰包来回报那个限量小马。


“啤酒烤串吧。”


“请你现实一点,说点商城里有的。”真想撬开他的脑子看看里面都是什么。


“商城有烧烤店啊,不行?”


“……行,随你。”


最起码烤串还是负担得起的。没想到大少爷喜好这么接地气,如果他说什么法国料理他的钱包可就玩完了,而且那传菜速度今天都不一定能回得去。


雷狮似乎看出了他心中所想,呲牙笑道。


“照样吃的你倾家荡产。“


 


安迷修抖了一抖认真思考起经济问题,没想雷狮突然跑开几步把挂在手上的寄存柜钥匙抛过来,“接着,自己去接你那个马!”


他显然不安好心,眼看着钥匙就要飞到背后去了,安迷修大退几步一个起跳后仰接住了钥匙。


“接住了!”


他心里一喜还没来得及对雷狮炫耀,后背就猝不及防撞上了充气壁,整个人扑进了一堆花花绿绿的塑料球里。


他明白自己又被算计了一把,抬手锤了一下身边,轻盈的充气球炸开花一样飞了起来。


这是个让逛街的年轻夫妻寄放小朋友的充气玩具池,所有的幼童都停下来直勾勾地看着这个“童心未泯的大人。”丢死人了,不仅成了不速之客,还吓到了小孩子。


他对离他最近那个受惊发愣的小孩子努力挤出了和善的笑容,拿起一个球递过去想要安抚一下可怜的小朋友。


然而小朋友直接无视了他,转身去找自己的玩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声由远及近,安迷修脱下鞋子放在池边,不出意外地看见了雷狮离他越近笑得越厉害,最后抱着肚子蹲在了池边。


他很想一个球砸过去,但是又被雷狮那样子给晃得发愣。他平日既冷静又跋扈,一举一动都忖度自己的威严,对上自己更是示威挑衅为主。而此刻却像个普通高中生一样开怀地笑着,挤出了笑泪的鸢尾色星目隐在盖上的睫毛后,一对小小的虎牙若隐若现地戳在他跳动的心上。


他还没仔细品味这种悸动,下一秒就被毁了个彻底。


“哈哈哈你还真的跳进去了,哈哈哈哈你是历史第一人吧!蠢到载入史册!”


“闭嘴恶党!”安迷修被嘲得耳根通红,艰难地扒着滑溜的PVC布朝外面怒吼。但很快他的愤怒就变成了惊恐,雷狮慢慢站了起来,并且后退了好几步作出了助跑姿势。


不详的预感。


“喂……你要干什么恶党,快停下!”


他的制止没有任何作用,雷狮势不可挡地直接越过了池壁把他扑了个正着,他们重新倒进了球堆里。那些蓝的黄的轻盈塑料球蒙蒙地透着暖光,被整个埋在里头的两人鼻尖抵着鼻尖,微热的呼吸都扑在对方脸上。


雷狮先冒了出来,身下塑料球的坑里露出一张傻愣着的脸,他呵呵地笑了起来,伸手捊开安迷修散乱的额发。


“现在,是载入史册的两个人了。”


那双眼睛里半是恶质半是柔情,安迷修感到自己的脸颊升温、心跳加速。他慌乱地让思绪拔出那谭紫色的深沼,随手抄起一个球糊到雷狮脸上,以免他看到自己脸红的样子。


“别突然跳进来啊,神经。”


 


雷狮拍开那个球和他拉开距离,他们开始约好一样同时用塑料球对砸起来。球设计得太过轻盈安全根本扔不出距离,但两个高中生还是不亦乐乎地把球砸得满天飞,直到被闻讯赶来的管理员请出了场地。


“妈妈,刚才那两个哥哥……”


“宝贝,别看。”


 


 


安迷修冷静下来为自己的失态而抬不起头,不仅闯进了儿童游乐区吓到小朋友,还相当乐在其中地和恶党在里面互砸……简直是钉上耻辱柱的行为,一定要好好思过了。


他正颓败地坐在椅子上胡思乱想,身边的搞事狂刚安定下来没几分钟又不知哪根筋搭错了,把他一拍,“最后比一场吧。”


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你想在这里打架?这里可是公共场合——跟学校不一样的。会被抓警察局的。”


“你都没问我要比什么。”


“好吧,你要比什么?”


“来比谁能吸引女人注意,怎么样?”


安迷修闻言差点跳了起来,这对他而言简直哪壶不开提哪壶,是赤裸裸的挑嘲讽。


“好啊,比就比!”


他到底也是经不起挑衅的,即使搭讪美丽的小姐们从未成功过,涉及男人尊严的事也绝对不能让步。


雷狮看他无比顺利地轻易上钩,就差拉线了。


安迷修还在那里认真地念叨“可是这个要怎么算引人注目的标准,我怎么知道谁在注意我?我觉得……”


 


没等他纠结完胜利判定,雷狮伸手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领,拉过来就堵住了他的嘴,趁防御的牙关还未闭合,舌头轻巧地长驱直入。


 


安迷修本就思考不畅的神经立刻被攻城略地的温度烧断了,他完全惊呆地僵在当场。


他在干什么?在这室内广场正中央,人来人往的夜晚?


行人的反应比他更快,自第一声吸引注意的尖叫起,三三两两结伴逛商场的女孩驻足围观,也有不少情侣兴奋地起哄。


 


安迷修回过味来把他一把推开,用手背抹着被带出银丝的嘴,不仅是耳朵,连脸颊和脖子都染上了绯色。


拍照的咔嚓声此起彼伏,显然雷狮的战略相当成功。应该说不愧是恶党吗,既动摇了他的心,又卷走了人群的注意。


跟这个脸皮比城墙还厚的家伙一起真是没好事。但只有自己这样惊慌失措,面前的家伙却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让他不服输的本性又占了上风,羞耻心被一股脑抛诸脑后。


即使是示爱,也别想让我认输。


 


他后退一步单膝落在锃亮反光的瓷面上,左手覆在胸口行礼,右手手掌向上伸出。


人群愈发骚动,连上面两层也有人好奇地围了上来,还有人以为是节日放送的表演。


 


“雷狮,”他故意把名字咬字清晰,抬头认真地注视着那双此刻情绪不明的眼睛。顶灯的光点落在里面,像闪烁的星辰。


 


“我能否有幸成为您的守护骑士?”


 


天地寂静了下来,像新年敲钟前的屏息,狂欢开幕前的按捺。


 


“好啊。”


 


回音带着笑意,雷狮把手放了上去。安迷修神情虔诚地低下头,给了他一个轻如蝴蝶落上手背,又重如宣誓此生的吻。


 


从来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群瞬间达到沸点,他们一边鼓掌一边调笑呐喊“在一起在一起”“恭喜结婚”,底层,上层,像泡沫膨胀的香槟塔一样蔓延到远处甚至完全不明真相的人,一同分享着实为赌约的“两情相悦”的快乐。


安迷修拉着雷狮逃出了包围圈,他为这场比试被当做告白祝福而有些心虚,但当时他的心情却并非简单一句演技可概括。


 


“恶党,这次是我赢了。”


他绕路取回了饱受折磨的小马,终于陷入了单纯因为胜利扳回一城的得意中。


“好啊,你赢了。”雷狮坦然地承认了结果,却随即话锋一转,“所以我今晚去你家住。”


“你凭什么住我家?”


安迷修惊恐地抱着马,为其不要脸程度又一次刮目相看。


“守护骑士和主人住在一起不是理所当然的吗?”雷狮摆事实讲道理——虽然是歪理。他又勾住了安迷修的肩膀,眼里全是得逞的促狭。“还是说,你要背弃刚才的誓言?”


“我——”


“正直的骑士是不可能背弃自己的诺言的吧?”


他继续诱导,安迷修被堵得哑口无言。仔细想想虽然是特殊场合但并非受人强迫,确实是出自他口。


没想到就这么被抓了尾巴,似乎搭进去了不得了的东西。


 


雷狮看他一脸纠结就知道有谱,继续得寸进尺道,“明天星期六,一起去o家吧。”


“什么?为什么我要去家居店?”


“你家里东西太少了,家徒四壁啊。”雷狮遗憾地摇摇头,“作为大爷我的据点,不好好布置怎么住的舒服。”


“谁答应你了?那是我家!我家!不是你家!”


徒劳的呐喊消散在夜空中。


 


最后,这场战争到底胜负如何呢?


嘛,谁知道呢——


毕竟,战争仍在继续。




————————END————————




完结感言:喜欢他们一起在超市,餐厅,ktv,游乐场,电影院, 服装店里名曰 ‘比试’其为约会的日常。


被十字骗来的番外也写完了!今天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就真的完结啦!希望大家看的开心!这篇文章真的倾注了很多感情,如果能让大家感到幸福和感动就太好了!


我爱他们,希望他们幸福!


 


后记:真的去逛了宜家。


雷狮在宜家狠狠买了一通把家具全都寄到安迷修家,订了个大床可以让他蹭睡。


安迷修家里的牙刷啊拖鞋的毛巾啊都被他换成了双份的,还让卡米尔帮他配好了安迷修家的房门钥匙,理所当然一样进门,一有空就很不要脸的去安迷修家蹭吃蹭住。


晚上一起睡的时候安迷修抱着小马玩偶,他抱着安迷修,忽然觉得这个马真的很碍事,非常后悔自己把这个可恶的什么周年纪念马玩偶给了安迷修,计划要在安迷修不知道的情况下秘密的扔掉这个和他抢人的可恶的马。


但是一次他把小马玩偶垫在安迷修腰下面的时候忽然觉得这个玩偶也还不错



评论

热度(1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