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7/完结)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本章完结撒积分。


本章完结高甜,不甜不要钱,同居感,希望能够治愈大家。


 


第一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1)


第二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2)


第三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3 


低调夹层章:    隐藏3.5章(是R注意)


第四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4)


第五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5)


第六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6)


 


质与量的关系在黑格尔的论调大行其道时成了矛盾转化的唯心阐释——积累产生变化,变化造成结果。


雷狮和安迷修明明从相遇头一日起就互相观察,但他们之间的宇宙大爆发却被压缩在短促的时日里,一个接着一个地,满耳都是轰鸣。


他们也曾想,如果这些概率事情不是在这个时间,这个数量,以这个频率发生的话,还会产生相同的结果吗?


他们的火药是会应声炸起巨大的炮焰,还是静静地燃烧成短寿的火光呢?


 


 


紫堂幻双手压着膝盖,浑身僵硬地低着头,生怕一抬眼就对上那两个瘆人兄弟的其中一个。他们回程的车好死不死是个七座的商务型,后面五个座位隔着一张折叠桌相对放置。他身边的安迷修明显是故作镇定地放空窗外,而对面霸占着三人位的雷皇兄弟一个姿势内敛一个四仰八叉,眼睛有意无意就往这边扎。


他中途就摘了眼镜好让自己看不清对面两个肉食动物的脸,正被憋得恨不得跳窗之际车子停了,前座的车窗摇了下来,窗外的来人西装上别着熟悉的家纹:


“幻少爷在这里吧,我们来接他回去。”


他第一次感觉如此感谢家族的下属们的敬业工作态度,尽管背后对他大为不屑,表面上排场也是毕恭毕敬,从不叫外人看出端倪。


他赶紧拉开车门刚准备逃离这尴尬的氛围,回头看了看同样忍受了一路注目礼的苦难友人,这么晚了把他一个人扔在这处境中似乎有点不太厚道,况且这个安全问题实在让人担忧。


幻犹豫着开了口:“安迷修你要不要今晚去我那里住?我家客房挺多的,这么晚了……”


“住我家。”


安迷修本人第一个字都还没出口,雷狮倒是气定神闲地帮他抢答了。


“啊?”


 


“他,”雷狮伸手指指对面的人,又指了指自己,“住我家。”


 


虽然对方的一个瞥视都让他觉得自己像个猛兽指缝下的仓鼠正捂着眼睛瑟瑟发抖,但是如果就这样枉顾亲友意愿屈从于恐惧,和以前唯唯诺诺的软弱自我又有什么区别?


他捏着拳头打算再努力一番,争议中心突然发言了:


 


“我回自己家。”


安迷修一直游离的眼睛阴晴不定地掠过过一只脚翘在空座位上的雷狮,安慰性地看向车窗外的友人:


“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今天谢谢你,早点回去吧。”


“不,我其实什么忙都没帮上……”幻的眼里黯了一分,有点自嘲地苦笑了一下。


“别这么说。你为了我来到这种荒弃之地,我真的很感激。”


对面传来一声非常明显且嘲弄的“啧”。


“应该是我感谢你……那、我就先回去啦,你也好好休息,明天见!”


那略带颤抖的尾音最终还是好好地表达出了关切,幻僵直着坐进自家轿车长舒一口气。安迷修还真是容易满足的人……但是,自己今天跟来了真是太好了。


他们之间不会出什么事吧?感觉怪怪的,已经完全搞不懂了……眼下相信着安迷修的话就好了吧。幻把头靠在椅背上,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瞌睡。


 


车停在公寓楼下时已经过了晚上十二点,居民区四周一片寂静,仍旧发动着的引擎声格外清晰。


到达终点时一路不语的安迷修终于抬头直视雷狮,“谢谢你送我回来。”


虽然是强加的恩惠,也得做足相应的礼节。


说完他不卑不亢地下了车,头也不回向大门走去。雷狮把手机递给卡米尔,卡米尔心领神会的接了下来,兄弟对视了一眼,雷狮随机也下了车。


安迷修没走两步就听见一声关门声,不禁疑惑的回头望去。


一回头就看见雷狮在他十步开外笑着看着他。


……不会吧!?


安迷修心里警铃大作。


“你想干嘛?”


 


“回你家啊。”


 


“我说的是我自己回我家!就我自己!”


 


安迷修有些崩溃,他大步走回车前敲车窗,玻璃降下后露出了卡米尔面无表情的脸,一双眼睛里古井无波。


“把他带回你们自己家。”


安迷修言简意赅地指着身后的雷狮,重重咬着“你们自己”四个字。


卡米尔面无表情跟他对视了几秒,然后转过头对司机说道:


 


“开车。”


 


一直待命的车随即发动,安迷修手都没放下去,被毫不留情地扑了一脸尾尘。


 


……你们兄弟是商量好的吧!?


 


安迷修转过来瞪视依旧老神在在的雷狮,刚打算指给他最近的旅馆和最低费用就被堵了个结实:


“没钱,没手机,没地方住。“


他眼里全是戏谑的笑意,在夜里隐隐地闪烁着。


”你想让恩人露宿街头吗?”


“你……”


什么恩人!你以为我是因为谁才遭这种池鱼之殃的?!


安迷修气不打一处来,和他闹了一天多感觉舌头都打结了,随即作罢地拍开对方独自上楼。关门那一刻果不其然被趁虚而入,雷狮一只脚先卡住了门,然后非常顺利地整个人滑了进来。


 


……算了,也没想真让他露宿街头。


大概是因为太累放弃思考,安迷修乱糟糟的脑子里都有点自暴自弃了。哎,有这样一个大爷在自己估计也没办法好好休息了。


他认命地进卧室取了两套睡衣毛巾出来,一套给雷狮用,出来正见到雷狮毫不见外地把客厅灯全开了个遍正饶有兴趣地四处打量他的家。


“看什么,行李少本来就少,家里什么都没有,赶紧洗澡,你先洗!”


他把睡衣和毛巾塞进雷狮怀里,把这位大爷推进了浴室,最后雷狮扔出来的衣服和自己的衣服通通塞进了洗衣机。


对双方而言,这可能都是两年左右最狼狈的一天了。


安迷修瘫进沙发坐着,之前经历的十二个小时他不仅连打两场恶战,还遭到了恶党的‘精神攻击’,连坐在车里回来的路上也精神紧绷,心绪一团乱麻,根本没能得到一刻松懈。


这会进了自己的家,紧张的情绪忽然就放松了下来,一直蓄着的倦意才铺天盖地压了过来,要不是惦记着雷狮大概不会收衣服,他几乎就这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隔着雾面玻璃里透出的暖光和均匀洒落的水声都相当催眠,战争烽火似乎都被隔绝门外,没有带进一丝,房间里充满了安静和朦胧的气息。


好安静,但是浴室传来的水花落地的声音又让他的清楚的明白这间屋子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在这间屋子的一直都只有一个人,这种两个人在的感觉……似乎也,不错……


他的意识在其中迷蒙地游远了。


 


雷狮洗完出来看见灰头土脸的安迷修毫无防备地在沙发上睡得香甜,这让洗过之后全身松懈下来的他也感到了同样的倦怠。


他见过很多不同样子的安迷修,这样毫无防备的安迷修他还真的没见过,他凑近那人,注视着他安静的睡脸,紫眸里的锋芒一点一点的融化开来。


 


今天真的是累惨了。


不过,现在还不能让你睡。


他低下身体撑住沙发背后的墙面,膝盖从安迷修腿间挤了进去,把他整个圈在身下。被阴影笼罩的人依旧毫无觉察,仰着头呼吸绵长。


 


雷狮看了一会,低头一口咬住了裸露在外的脖颈。


安迷修瞬间被刺痛感惊醒,瞬间促起眉,费力睁开一只眼睛,伸手拍了拍颈窝毛茸茸的脑袋。


 


“神经病,不要咬人。”


他的声音因疲劳和迷糊而显得毫无棱角,微微扭动的挣扎更是徒劳无力。


 


“我是在叫你起来洗澡,你脏死了,我都感觉自己现在一嘴土。”


雷狮半开玩笑地埋怨道,抬手蹭了蹭自己的嘴。


 


安迷修忽然嘿嘿的笑了起来。


 


这个笑容雷狮是记得的。


没有否定的挑衅,也没有对峙的交锋,是在那一天的中庭,向他人的好意作为回报而展露的,却将他的心神掠夺殆尽的那个笑容。


翠色的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度,带着温柔的笑意,眼角还泛着被扰醒的红晕。


世界好像都顷刻间亮了起来。


 


“哈哈,你活该。”


 


雷狮突然动弹不得地愣住了。


咚——咚——咚——


那个连接全身血管的器官在他胸腔里疯狂鼓动起来,仿佛要就此破开躯体,复杂甚至有些酸涩的情感从中蔓延开来。


 


我们之间只有针锋相对,而那样的笑容永远只属于我以外的人——


 


我以为他永远不会对我这样笑。


 


 


安迷修重新睁开眼,撑在他上方的雷狮一双紫色眸子直直望了进来,直落进心池深处。


寂静的暧昧堪比一切爱语。


电路的细微响动反而使得世界愈发安静得吓人,太安静了,太安静了,称得心脏狂跳的余音在耳边剧烈回响。


这声音太大了点,他不会也听到了吧?


安迷修乱糟糟地想着。


 


“安迷修,你是怎么看待我的呢?”


突如其来的问询打破了暧昧的沉默也终结了他的胡思乱想,他一下子紧张得想要攥起手,却因为那个十指相扣的动作而不能成。


那双眼睛仿佛要从内剖开他的心探个彻底。


心中拉锯已久的两股力量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分出了高下,其中一方正渐渐崩塌。


 


“我……”


 


其实早已分明,这种感情直白得早就叫一切自欺都无所遁形。他只是不想承认,不想认输,不想丢弃他固守的骑士道,投身于不受控制的燎原之火。


 


 


我真正想要的是——


 


洗衣机作业完毕的提示音刺破了思索和夜色下的暧昧,他终于找了个站不住的理由借口逃离这让他心神不宁的空间。


安迷修慌忙撇开雷狮的手,堪称狼狈地翻下了沙发。


“我、我去收衣服!”


 


虽然还是没有回应,但雷狮看那落荒而逃的身影在后面轻声笑了。


事情已经足够明了,也可来日方长。


 


尽管逃吧,我会在后面步步紧逼,直到你承认——


直到你承认喜欢我为止的。


 


等洗完了澡,安迷修终于彻底被睡意掌控了,他现在只想把一切都抛诸脑后好好的睡一觉,走进卧室却看到雷狮坐在床边朝他勾了勾手。


他满脸疑惑地走了过去,被雷狮按住坐在了床上,随后一阵热风从脑后传来,让他下意识想要回头。


“头别动,怎么着,没见过别人吹头?”


他心里嘀咕,吹头见过,你帮人吹还真没见过。


“原来你还会用吹风机啊。”


“刚学会的,不错吧。”


“……真的?”


“当然是假的!”


安迷修姑且适应了这种非常不雷狮的诡异温情,身后的人的手指穿梭在自己的发丝之间,捻着他头发的动作又十分轻柔,温柔得他又开始昏昏欲睡了。


这种不同寻常的气氛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他们已经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的错觉。


 


“醒醒,上床好好睡。”


“唔……”


混沌的意识下他迷糊地点点,几步爬上了床盖上被子,雷狮十分配合的关上了灯。


这下能好好睡觉了……哦不等等。


身后的被子空了一块,能明显地感觉到雷狮拉开被子钻进来的动作轨迹,他算不上小的床瞬间拥挤了起来。


安迷修不情不愿地提起一丝意识。


“你去睡沙发。”


“你为什么不去?”这个鸠占鹊巢的家伙,竟然能如此理正词直。


 


“这里是我家!”


这种反驳当然对方也不为所动。


安迷修叹了口气,跟恶党真的没什么道理可讲。


“……床不够睡,而且我也不想半夜被你踹下去。”


“挤挤不就够睡了。”


雷狮胳膊腿都无比自然环绕过来把,他圈了个严严实实,将他抱在怀里,安迷修硬是没一点脾气了。


这人到底吃什么长大的,明明也经历了同样的恶战,自己已经向睡意全面缴械了,而这家伙不仅还这么有精神头,还变本加厉的入侵自己的领地。


 


“算了……随你了。”


冷静的意识到现在精神不佳,斗嘴也斗不过,他索性放弃挣扎,就当身上多了个大只点的八爪鱼,然后伴着对方温暖的体温沉沉睡去。


雷狮本等着他再回几句嘴半天没等到,知道他这下肯定真睡了。


啧,真没意思。


他这样想着,却更加放心大胆地抱紧了几分,将脸颊贴上安迷修起伏和缓的背部,听着对方柔和而平静的心跳声,好像所有情绪都被满足了似的,缓缓闭上了眼睛。


晚安。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难得睡过头,还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他艰难的扯开身上依旧呼呼大睡的八爪鱼吸盘去开门,正对上卡米尔那张泰山毁于前也岿然不动的脸。


“来接你们上学。”


……谁接,你吗?


安迷修低头看着安静少年的发旋觉得作为年长者受到了心灵冲击,转身回房把不速之客拎起来,“起来恶党!你弟弟接你去上学!”


“嘶——别一大早发神经!很痛!”


卡米尔听着屋里一阵乒呤哐啷挟带着重物落地和肢体碰撞的声音,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恩,看来还需要很久,而且很伤眼,还是先回车里看书比较明智。


他体贴地把雷狮的手机放在门前的柜子上,并留了字条告知早餐车上有准备,转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两个高年级在路上草草往伤口上缠了点纱布,或多或少显得狼狈。略显匆忙的抵达学校大门后,安迷修马上看到了正在东张西望的紫堂幻,对方见他平安出现显然松了口气。


虽然幻是以为友人昨晚睡在险恶的黑道巢穴里,但好歹不会对他们从一辆车上下来感到惊诧。


但是其他同学就不同了,毫不知情的同校生们不敢驻足但又频频侧目,内心已然惊涛骇浪,无不在震惊中消化着庞大的信息量。


 


这两个死对头,伤痕累累地从同一辆车上下来了?车还是雷狮他本家的标……到底是怎样的转折能做到这种事?!


 


安迷修丝毫不理会窃窃私语,和紫堂幻往教学楼的方向走去。


“真的多了好多伤啊。”紫堂看着安迷修身上的纱布。


“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好了。”


面对亲友的安慰,紫堂也点点头,刚要收回目光忽然定住了,表情忽然僵硬起来。


幻扶着眼睛确认了好几次,结结巴巴的开口了:


“那个……安迷修。”


“嗯?怎么了?”


“那个......,这里……这里……”


紫堂幻尽力扯出一个笑容,指了指自己的脖颈。


什么这里?恩......等等?!


 


安迷修不解的眼神一下子就会意过来,一把就准确捂住了那个地方。


那个混蛋昨晚在他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满怀恶意,用意匪浅。


 


就像是——对他人宣誓主权一样。


 


他感觉脸上升温,不经意回望了一眼,却看到慢悠悠跟在后面的罪魁祸首直朝着他轻轻露笑,五分邪气三分挑衅两分游刃有余。


这让他的战意蓦然腾起,不再局促遮掩,而是大步回走到雷狮面前。


学生们的骚乱更加明显了些,浮言窃语中二人却视若无物地直面彼此。


 


“怎么,这么快就来找我,小骑士?”


安迷修没有理会这轻浮的挑衅,一把拉住面前人的衣服,整个人凑上去在雷狮的脖子上咬了一口。


 


在和他同样的地方。


用同样的方式宣告主权。


 


世界仿佛安静了。


 


“这下就扯平了。”安迷修也笑了


三分挑衅三分嘲讽,剩下的全是倔强的骄傲。


似乎也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如果,忽略了他正发红的的耳根的话。


 


“仗义和肃清,我都不会停止。你也依旧是我讨伐的对象。”


虽然仍然是宣战,却也肯定了对方的唯一性。


雷狮愣了几秒,眼里又重新盈满笑意。


 


“好啊,我等着你啊。”


 


两人相视一笑,安迷修转身走回紫堂身边朝教学楼行进,满脸震惊的同学们则留在原地消化这突如其来的展开。


谁能告诉我怎么了?他们之间到底怎么了?是要开打了吗?咬脖子是什么新流行的宣战方式吗?


这是二人意外无人可以窥探辨析的状况——


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已经结束了。


但两个人的恋爱战争刚刚开始。


但是这场战争已经不同了,这将不再是零和博弈,而成了彼此牵扯的新局。


 


你和我,两个人都能成为赢家,不是吗。








完结废话:


终于完结了!最后一章堵上了我所有的甜度,希望大家都能吃得开心!


你们是不是觉得卡卡深藏功与名,但是其实真正的隐藏助攻是幻幻啊!我要为他鼓掌,给他送花,虽然最后你的狗粮还是你的狗粮。


我写最后一章有点用力过猛,你现在跟我说雷安还没结婚我是不信的。


请大家期待【空气】下一作——两个人的恋爱战争!





  • 最后我还有一个小问题想问大家,希望有人能理理我:



请问大家全剧中印象最深的是哪里呢?我真的很想知道!感谢!请无论什么时间看完大力评论我谢谢大家!!!(鞠躬)

评论

热度(1704)

  1. 转载了此文字
    码:
  2. 一只咸喻枯木寒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