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6)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这个安迷修一点都不如软,甚至硬的吓人




第一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1)


第二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2)


第三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3)


低调夹层章:    隐藏3.5章(是R注意)


第四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4)


第五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5)




和我太太一起写的,夫妻合作产粮,故事我搞得,所以OOC属于我,文笔实力属于我老婆,OK?






距得到消息已经过了两个小时了。


虽然雷狮最近有些神出鬼没,但对于他的失踪卡米尔仍旧是第一个有所觉察的人。雷狮的放风时间一直被卡米尔牢牢掌控着,为了避免发生意外,只要是时长稍稍超过习惯就会立刻被联系。但此时一直忙音的电话外加全校同时充当着眼线游荡的学生们的缄默,都昭示着现状不妙的讯息。


最近已经足够节外生枝,一开始以为是单纯恋战只需要提醒一番,但现在看来要是什么校外的琐事……那可真是称得上内忧外患了。卡米尔的思绪飞快转动着,突然看见在一群面露急切的人里头唯独帕洛斯突兀地靠在墙边,神情悠哉的很。


这个骗徒本来就是警惕对象,现在这幅好整以暇的样子让卡米尔顷刻就断定他有一手消息。他直视那双如同黑夜里的夕阳一样诡谲瑰丽的眼瞳,声音不大但掷地有声。


“情报,说出来。”


“怎么确定我有?”那边厢装作无辜地摊开手,但只让卡米尔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预想。


“我在问你情报。”卡米尔向前一步,冰蓝色的眼睛闪过冷芒。


“……哎呀,这就已经开始当家做主了呢。”


帕洛斯负手站在那里笑着看他,却只是在话里不停地打太极。


卡米尔虽然脾气极静,但触了兄长这片逆鳞却是大忌。此刻那双海水蓝的眼睛像刀锋似的剜过去,结满了堪比极地的冷冽冰棱。


“大哥不在就是我做主,你忘了吗,帕洛斯。”


卡米尔个子小又安静,当军师让人信任要挑大梁却不太服众。佩利就明里暗里抱怨过他狐假虎威,好在他平时也并不发号施令。


可现在——这头幼狮的身上,分明已经有了那个人的影子。


“只有目击到非校内人士进校,监控查到老大跟傻骑士在中庭打了一架然后被敲晕带走了。虽然具体身份未明,但范围已经够小了。”


帕洛斯退后一步,收敛了态度。


“……明白了。”卡米尔当即就理清了前因后果,现下重要的是整理出路线准备救援。他临走给了帕洛斯一个沉静的眼神,如同冰冷海水漫灌般让人动弹不得。


帕洛斯知道那个眼神的意思。


——别想耍花招。


但是那个毒蛇一样的人只是目送他出门,嘴角愉悦地扬起了弧度。


这不是,相当有趣嘛。


这一次只是杂鱼而已,即使从中作梗也掀不起什么风浪,但是下一次......


游戏还在继续呢。


 


卡联系到家里的派车很快就停在了校门口,卡米尔正一步不停地往外走,这两个小时其实已经足够他收集足够的情报,但是对方现在还在不断移动,加上浪费的时间赶到大哥身边可能还需要好几个小时。


这次是他的失利,他的骄傲可不允许他再犯错了。


刚走到校门口他就被紫堂幻拦下了。


“那个……安迷修和你大哥被抓走的事,你是要去找他们的吧……?那个能不能……请带我一起……”


紫堂幻低着头结结巴巴,怯懦地抓着自己的书包带,但完全没有逃走的意思。


“你自己查到的?”


“是!我……大概知道他在哪,觉得不对劲,然后偷查了监控才知道……”


听上去还有点能力,反应也还算快。如果这个怯生生的小少爷资质算差的话,他也要对校内的紫堂家的人重新评估了。


紫堂幻暗暗决心,这次一定……不依靠家族和其他,凭自己的力量救出恩人和朋友。


但卡米尔可不管他的励志,心里打的是别的算盘。紫堂家历史悠久,近年更是出了Z这个核心高层。带着小少爷谎称是盟友,就算对方是亡命之徒也能起到震慑作用。


“上车吧。”


“诶?”


“快点,别浪费时间。”


“哦……哦!”


幻慌忙跟着上去,刚关上门车就飞快地绝尘而去。


 


在黑暗中超过六个小时,重新感受到的微光也让雷狮眯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他不动声色地辨认了一下——废弃仓库,还真是非常王道的绑架地点。


安迷修头一次这么脏兮兮地躺在地上,和他一样双手被上一批淘汰的制式手铐反铐在背后。看来这傻蛋是被他牵累的,不过他才不会感到抱歉就是了。


他细微地转动脖子,在狭窄的视界中分辨出了人影。裤脚颜色不一,动作凌乱,不知道是哪里的不入流杂兵。借着睫毛沾了灰他把眼睛睁大了点,看见中间一个正气急败坏地打电话的年轻家伙,看样子就是这出闹剧的策划人了。


他还记得自己是瞬间失去意识的,目前看上去能做到这种事的就只有“首领”身后贴身站立着的那个高个子,神情肃穆身板挺直,一看就鹤立鸡群。


虽然目前勉强看到脸的都是生面孔,但雷狮还是在屏息捕捉到的电话音里辨认出了对方的身份。的确是绑架仇家的标准戏码,但并不是家主指使所为,而是哪个分家的小少爷为了证明自己能力的一己之私。他打电话吵架的台词跟自己家乱起来的样子也差不了多少,所以雷狮轻易就理清了前因后果——看上去很充足的事前准备,得手后却毫无计划性,并且也没有得到自己本家的认同。


一群弱鸡,还想捡漏,真是笑话。


他眼里冷光迸现,想来卡米尔整理线索不会比他更慢,只要等着也能脱身。要说变数就是这个每天嚷嚷着讨伐恶党的小骑士,以及托学校严格武器管制的福他俩再能打也是手无寸铁,若是对方足够疯狂结局怕是不一定好看。


但是……既然有胆量这么做了,就要有接受后果的准备。


“雷狮,你醒了吧。”


耳边传来刻意压低的气音,雷狮转了过去,几乎鼻尖贴着鼻尖。


“呵,你这家伙竟然也玩装晕这一套,我还以为正义的骑士肯定第一个冲上去了。”


“正义可不是没有脑子。”


“你难道不是没脑子吗。”


他俩在这种情况下小声互讽了好几轮,安迷修突然说:“我打开了。”


“啊?”


“手铐,拿这种旧式的单锁铐绑架雷皇的三少爷,你们黑道心都这么大?”


“你花这么长时间干这个还好意思说?”


“谁说的,早就打开了,就是不知道你醒没醒。”


“哦?你想说什么。”


雷狮的声音挑起了一丝愉悦。


“……暂且,休战吧。”


“主意不错。”


 


“他们醒了!”


离得近的人招手一呼,揪起安迷修的前发迫他睁眼。没想双手已经解放的安迷修立刻撑起了身体抬起脚就踢到他的下巴,连带着下颌脱臼整个人都朝一边掀飞了出去。闻声赶来的两个还没来得及举起家伙就被躺在地上的雷狮旋腿一扫撩倒,他顺势翻身起来两肘击让他们无法再起。


安迷修露出笑容,不知嘲讽还是揶揄,“没想到你解这个也挺快的。”


“比你专业。”雷狮回嘴的时候还不忘再放倒一个。


那边发现了骚动的首领已经沉不住气地喊叫起来,二人对视一眼,雷狮晃进了集装箱的盲区,而安迷修就这么走了过去。


“怎么挣脱了?快去重新把他抓住!”


那些散漫的喽啰们听到命令就一拥而上,安迷修露出方才在倒下的人手里捡来的撬棍,仿佛对付的是学校里那些半吊子不良少年一样无惧。


“真没用!你快去!”


那个年轻人拽着自己身后的保护者,让他也去增援。雷狮掐准了那人面露难色评估战况的一瞬间从后面一跃而出,一拳下去,那小少爷就声也未出地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看到没,教你什么叫擒贼先擒王!”


“你要这么好擒我早就擒了!”安迷修一边混战一边隔空喊回来。


那个反应过来了的失职保镖手呈爪状朝雷狮一抓,后者连忙蹲下躲了过去。幸好对方还在调整状态,不然那一下胳膊都能给他拧下来。


“当保姆挺累的吧?要不要换一家做?”


对方对挑衅不为所动,依旧稳准狠地对雷狮发动攻击。随身保镖大多是专业的格斗家,和中学生小打小闹可不是一个层面。


那边挑一群的安迷修反而比不断闪躲的雷狮更有余裕,“怎么,擒了王这一个搞不定了?”


雷狮给气笑了,“……你自己来试试!”


这种人习惯了空旷之地独斗,进了人群肯定受干扰。既然一击都接不起干脆……他想了个损招,边退边把敌人引进了安迷修这边的包围圈,和他合流背对背靠在了一起。


“真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天。”


“我也没想到还有一天会和恶党并肩作战。”


人数悬殊,并且也并不是毫无危机的情况下,他们的声音却仍然带着愉悦。


“你可别被放倒了,安迷修。”


“这话原封不动还给你!”


话音刚落他们就应声冲了出去,安迷修两手都抓着根撬棍,那些手持短兵的人难以近身。但他并未在那些人身上缠斗,撬棍的前钩一把扣在地上,竟然挑起了刚才他们解开的手铐。


手铐顺着棍子滑到他手里,安迷修压低身体从外圈飞快跑过去,后腿踢翻几个尾随的杂鱼,准确而灵巧地把一边铐环扣在了正与雷狮胶着的高大男人身侧的手腕上,以全力朝后拉手铐的同时,一脚踩在对方背上。


“快点!”


他简短地呼唤了一句,雷狮应声一步跨来,压制住脊椎终于让敌人动弹不得。


“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少爷算什么,这才叫擒贼先擒王。”


“看出来了,这家伙打不倒,只能擒了。”


雷狮露出恶劣的笑容,黏着脚下的衣料在那人耳后轻声道,“你昨天劈我那一下挺带劲啊,我正巧也会,现在就还给你——”


 


最棘手的终于动也不动了,其他人也已经倒了个七七八八,伤得轻的见雇主都被放倒了也慌慌张张的撤走了。


雷狮笑着抹了把脸上的血走过去,安迷修正扔掉手里的棍子,怕是今天得有人被打出脑震荡。


“没想到小骑士下手这么不留情。”


“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安迷修长舒一口气,缓缓后退到靠墙站着。虽然中间休息了几个小时,但是消耗巨大,现在站着都已经竭尽全力了。


雷狮走到他面前站住,伸出一只手啪地按在了他颈侧的墙上。


安迷修心里一紧,但仍旧抬起头维持着处变不惊的样子。


“那我们的帐是不是该算了?”


 


有没有搞错——安迷修心里腹诽,但那双紫眸里的光点分明不是要跟他在此了结,而是另外一笔。


“哈,今天我心情还算不错。”他挑起一边嘴角,这样笑起来少了分清正,但又显得慧黠中带一丝恶劣。


 


“所以……说不定你做点什么我也不会反抗。”


 


话一出两边都惊呆了,安迷修的心也疯狂跳了起来,我莫不是打架打得脑缺氧了吧,竟然——说出这种不经思考乱七八糟的言辞,也不太觉得后悔了。


他依旧气势不输地笑着眨了眨眼,像是等待什么一样,那双翠色的眼睛合上了。


 


——你他妈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雷狮恶狠狠地想,又陷入了揍他还是亲他的自我矛盾中。


论可恶的程度,这家伙简直是天下无敌了。


他几乎咬破嘴唇,可面前神色平静的人看不到他眼里复杂的火。


他的王座已经暗生裂痕,他的子民不再俯首垂耳。他已经是只身苦守着自己的骄矜了,即使如此这个人还是要用这种方式,既无辜又理直气壮地让他的心进一步丢盔弃甲吗?


傻逼骑士——他狼狈地捡拾着那些骄傲的残痕,在心里咒骂着认了命。


 


呵,算你赢了,这次我认栽了。


 


他僵持着久久没有任何进一步举动,安迷修似乎是脸上挂不住了,针锋相对的气息也消融在这股尴尬气氛里。他皱了皱眉,缓缓睁开了眼。


“咳,今天……”


他无措而勉强地笑着想调转话头,用类似天气不错之类的句子消解这份沉默。但下一刻压上来的力道让他无法继续——突然欺身靠近的人,堵住了他的嘴。


 


二人嘴唇舌头分别带着伤,此刻即使触碰也有些微痛感。但雷狮还是侵入进来,这会儿疼痛反倒让过程更加鲜明了,那个小伤口能让人清晰记起这个吻是如何深入,含着些许咸腥的柔软部分舔舐着他的口腔,轻缓而缱绻地刮过不再警戒着的贝齿。


安迷修又闭上了眼,大脑混沌地想着,这次都没出血。


似乎有点——温柔。


 


“喂,傻逼骑士。”


亲吻结束了雷狮也没给他任何的喘息机会,他直视着安迷修,一字一顿说:


“我喜欢你。”


“……啊?”


虽然吻本身也不应该代表别的情感,但直观的话语还是把骑士炸了个彻底。


“我!说!本大爷喜欢你!”


雷狮只当他没明白过来,皱着眉认真地沉声重复了一遍。他的眼睛锐利如逐鹿的猛兽,里面都是狩猎时让人无法逃脱的专注。那一刻安迷修错觉自己真成了个任人鱼肉的草食动物,马上要被咬断脖子,血肉都被撕咬入腹。


 


但是刚才的吻和这个突如其来——也许是顺理成章的告白让他大脑一片空白,心里无法言说的喜悦和如影随形的抗拒都翻搅成千层巨浪。


“我……我不知道……”


他头一次面对雷狮这么犹豫,垂下眼帘掩饰他的慌乱,半晌才答非所问地回了话。


 


而雷狮这边反而率先冷静下来,只要事情明确他就有控制全局的把握。现在他已经不再是与自己的心交锋的苦战者,而是对猎物一举一动都观察入微的狩猎者。


这次他没有放过每一个细节,将骑士的动摇尽收眼底,心里也明白了大概。


毕竟,这正是不久前的自己的姿态。


“喂,我说,傻逼骑士。”他仿佛回到了相遇第一日的状态,霸道跋扈,嚣张而邪气,对眼底一切都显得游刃有余。


“……啊?”


相反的安迷修那边却变得一副呆愣的毫无防备的模样,被动地回应着他。


“算你赢,但是,别想跑。”


雷狮俯身过去,在勉强思考着是赢了什么的安迷修耳边轻轻吐出一句。


 


“我会赢回来的——连你的全部一起。”


 


“大哥!”


难得卡米尔的声音多了一分焦躁,但领着人进到仓库里来之后,看着满地狼藉也就了然于心地恢复了冷静。


“已经解决了,你没来晚。”雷狮不着痕迹地安抚了他一下。


“……大哥没事吗。”


“嗯,回去吧。”


他松开身心都见了底的安迷修一脸轻松地朝逆光的伙伴们走去,刚走开两步却突然有人伺机踉跄地站起,抄起刚才被胜利者扔下的撬棍挥向了在后面落单的安迷修。


“小心!”


紫堂幻在门口处惊叫出声,这个距离实在太过危险——


尾音还未收住,就听见一声重物落地,雷狮和安迷修同时回身踹倒那人。


“没事,防着呢。”只听他们异口同声回答。


 


好像有了八百年默契似的,幻在心里小声吐槽着。


 


“送你们回去?”


雷狮指着卡米尔领过来的自家车队,整齐划一地相当威风。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安迷修整理着心情,眼神也有些复杂。


听到这情绪复杂的答复雷狮笑了,他上前几步,凑过去捏住他已经不成型的领带,眯起眼睛紧盯着面前的人,仿佛专注狩猎的野兽。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他的动作和眼神让安迷修下意识想要后退半步,但是又马上忍住了,他定住心神理了理思绪,再次抬眼与他直视。


“好啊,那走吧。”


黏着的空气在二人间安静发酵,眼睛里落着彼此的身影,仿佛再无他物。


那只手慢慢从领带上滑了下去,指节还有意无意蹭着对方的胸膛。雷狮眯着眼睛笑意不减,转身先行离开了。


幻有些迷惑地看着友人落在雷狮背影上的纠结眼神,只隐隐觉得他们之间似乎,有什么不太一样了。








TBC。


谈恋爱文章不需要强大反派,都是助攻。


下一章就完结了,这集雷总完成了自己和自己的战争,下一章专心泡安!


这一刻我差点站了卡帕。请大家默认幻幻也帅了一把。

评论

热度(1001)

  1. 转载了此文字
    码:
  2. 一只咸喻枯木寒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