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5)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这个安迷修一点都不如软,甚至硬的吓人


双向暗恋,恋爱战争




第一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1)


第二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2)


第三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3)


低调夹层章:    隐藏3.5章(是R注意)


第四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4)




和我太太一起写的,夫妻合作产粮,故事我搞得,所以OOC属于我,文笔实力属于我老婆,OK?






古罗马的女人用探知丈夫口腔的方式来检验他是否隐瞒了一场花天酒地,怎么也想不到日后这行为会被当做爱情的至上表达,区别于所有其他部位的碰撞。


就像钻石在夫妻契约中无可取代的地位源于珠宝贩子和广告商的造势,谁又敢说亲吻就一定是出于温柔的爱呢?


反正在安迷修的记忆里,那算是个充满红锈味的,又一次交锋。


 


虽然称不上燎原之势,卡米尔也从不会粗心地放任暗流,更何况现在出手都已经不能称作防微杜渐了。但半个月来每每他暗示雷狮公开稳固立场时兄长都一副兴趣缺缺的样子,所有事情做得差强人意,既敷衍又不好责难。


 


安迷修这边的生存环境终于摆脱了严苛的评级,一直不得不一人分饰五角的学科分组作业被班上一组女生以“需要个男生搬东西勉为其难地用一下吧”为借口收容了;紫堂幻知道包不住火就干脆放飞,他和安迷修都是在班长没有朋友的尴尬存在,虽然不同班级还是经常和他结伴去食堂吃午饭,总算不用尴尬地被动霸占一张桌子。


 


讨伐初见成效,无论是不良的直线减少还是同学们不再那般压抑都是可喜的变化。但等从这阵喜悦中回过味来,安迷修却陷入了一阵烟雾般不可言明的怅惘,有时甚至还发展成难以忽视、如鲠在喉的不快。




他很想欺骗自己,告诉自己那是目标达成产生的空虚,但这半个月以来心头纠缠的全是擦肩而过的那个场景,像一团晦暗的火,在心中不明不灭地静静燃烧。




越烧越旺,心神不宁。




紫堂幻看出了他的神游天外,出声询问,他也只能说出“最近雷狮没来找麻烦,感觉不对劲”这样的话来,其实心里明白这其中的理由远不止这么冠冕堂皇。


或许是为了安抚他显露在外的警惕,紫堂幻半开玩笑的对安迷修说,


 


“这不是很好吗?或许他已经放弃退出,不想再和你战斗了。”


 


“……不是这样的!”


 


他下意识出声反驳,急切得几乎从椅子上站起来,激起了周围的视线和窃窃私语,紫堂幻有些的尴尬的赶紧摆摆手,想安抚一下面前的人,好让他不要这样引人注目。


心里揪成一团,言语好像利刃一样直接戳到了某个脆弱的地方。




“我……”


随机安迷修自己也愣在了原地,紫堂幻恳求的眼神和周围人的视线都被他抛在了身后,完全陷入了自己内心的挣扎。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没有结果的胶着战斗只是耗损,连累无辜的同学,自己也不乐意见到。


讨伐恶党也不是一天的事情,这样的情况应该是目前最好的。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情会如此急切。


不是因为相信恶党的执着,亦不是因为深谙他的狡诈。


而是出于自我愿望——他急于向自己那颗因此而感到绞痛的心保证,即使遭受了一次无视,那家伙也并没有就这样放弃。




可是为什么——不,不是这样的。因为对方的忽视而难过?




这怎么可能?


可能是——不,一定是,一定是因为他还在暗处蛰伏,没有被完全讨伐的缘故!


那么、那么现在就去做个了断吧。


 


只要他们分出高下,就一定能从这燃烧的令人生厌的情感中摆脱了吧。


 


了断什么?了断——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横亘面前的究竟是何物,迷雾中的怪兽,或是看不见的深渊。


我已经逐渐变得不像自己了,我的信念在他人面前澄如明镜,唯独涉及到他就晦暗不清。


这是不正常的,不合理的,令人恐惧的——


 


思绪搅得他心烦意乱,他将紧紧攥在手里的筷子拍在桌子上,也不顾幻疑惑而急切地呼喊和周围的骚乱,如同魔怔了一样冲出人群,他把不能在走廊奔跑的校规忘在了天边,火焰在心中熊熊燃烧,脑海中只剩这一个念头,这一个人。


他看见以前打过交道的不良少年就抓着问知不知道雷狮现在在哪,可却也没认真挺他们的回答,他一路兜兜转转,最后竟然自己在庭院里找到了那个独自一人的身影。


他悄悄的捏紧了手心,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中,此时还有着堪称期待的紧张。




雷狮头上长长的带子安静地垂在背后,似乎在发呆。他最近常常没意识就转到这里了,生人勿近熟人别理的气场让所有人都不愿接近,手下们看着卡米尔都不往他那边去,自然就更不愿意主动上前捋一把逆鳞。




他察觉到有动静,抬起头就看见安迷修撑着膝盖站在面前不远处,用手背抹去顺着脸颊流下来的汗水。他一边喘气一边慢慢直起身,翡翠色的眼睛此时只存在着面前的人的倒影,他静静的看着雷狮,仿佛火焰在静静燃烧,从眼睛里直烧到脚下。




雷狮眯起眼,站起来走到他面前,直视这双翡翠色眼睛。


他忽然笑了起来,因为他已经读出了对方的来意——这次不会轻易放过你


     除此之外,还有更重要的。


 


战斗吧,战斗吧!


拜托了,将我的感情,也一同燃尽吧。


 


他们相视的那一刻,就达成了共识。


——别再无意义地折磨彼此了,把我的自由、我的信念、把我失落在你那里那个熟悉的自我,交还回来吧。


 


中午安迷修满学校找雷狮的消息基本上同时传遍了全校。


“怎么办卡米尔,安迷修跑去找老大了。”


旁人担心是不是这个傻骑士终于忍不住要去单独取上将首级了,卡米尔听闻却只是压了压帽檐,蹙眉沉默着。


 


虽然看上去体力悬殊,但他们几乎是默契地同时出手。


安迷修的动作可谓一板一眼十分正统,若是放慢多倍常人也并非不可招架。但基本上所有人都在能反应过来前就被撂倒,败于显而易见的强大力量前。


雷狮算是例外。




天雷也好地火也罢都不是什么长久著称之物,雷电就更是短暂——雷狮已经非常明白安迷修那惊人的反应力速度爆发力都稍逊他一筹,但若是没办法在他的有效时间内击杀这个顽强的挑战者,自己的优势也就聊胜于无了。




正巧,他们今天都没有主动鸣金的打算,势要分出个你死我活。


虽然是互殴,但又带着那种熟悉而奇妙的雀跃。


渐渐地从利落的拳脚招呼变成了单纯的扭打,两个人苦心研修的格斗技没了用武之地,只想着让拳脚带着自己那难明的心思百倍奉还。




没有礼貌性的谦让,只有头破血流的的碰撞,但是火焰却燃烧的更旺。




几个回合下来,双方都挂了彩。安迷修抹了把额头上流下的血,好让他不流进眼睛里,那是雷狮把他的额头磕在地面上留下的。


雷狮也隐秘的捂了悟肚子,刚才那一下他觉得自己断了根肋骨。


意识到彼此都不好过,两人相视一笑,随机同时出拳。




二人都没有闪避最后一击,两个拳头就这么硬碰硬地撞在了一起。指关节如同镶嵌似的严丝合缝,又带来了双倍的痛感。




最后,力量用尽的身躯顺着惯性落体,天旋地转和枯叶飘扬都变成了慢动作,视野中满是胶片颗粒的干扰。




雷狮发现他正处于上方,在他的两臂之间,那个人睁着一只眼睛看着他。


他撑在安迷修上方,有些发愣。


或许是自我解读过头,但是他觉得自己在对方的脸上看出了无意识的等待。


 


他受到了什么蛊惑,毁灭欲的恶魔正在他颈后柔声轻语。于是他顺应这种等待垂下眼睑,低下了头。


——与其说是亲吻,反倒更像啃啮。


那是人类学会欺骗与自欺之前的原始情感,是精巧武器出现于战争之前的铁火相淬。


 


柔软的部分迷惑了安迷修一秒钟,下唇就被咬得鲜血淋漓。没有倒钩但仍然强硬的舌头撬开牙齿侵了进去毫无顾忌地在城池失守之地掳掠,鲜血和着津液让肺叶里的空气也被挤压殆尽。


在理智几乎丧失的那一刻安迷修反而回过神来,一直城门大敞着任对方扫荡的牙齿当机立断捉住了雷狮的舌头用力一咬,溢出的鲜血都逆流进了他的喉咙。


雷狮拉开了距离,但仍然按在对方身上,一手攫着安迷修的颈项。


 


“疼吗。”


他冷静道,偏头把口中的血吐掉,伸出大拇指抹去嘴唇上属于对方的血。好在伤在舌尖,不至于让他因这场情热的交火窒息而亡。


 


“你、你真是……你这个、世界第一的神经病!”


雷狮被他毫无杀伤力的骂法逗笑了。


安迷修咬牙看着他,原本一丝不苟的白色衬衫现在凌乱不堪地皱着,领口的扣子在撕扯中不知所踪。那条领带变得松松垮垮,像个自缢者的缰绳似的挂在衣服上。凌乱发丝下一张盈满怒火的脸蹭着灰尘和血迹,淡翡翠色的眼眸里全是燃烧的火光。


像是成功将无情无欲的圣人扯下尘寰,将他的光芒贬作凡间的火。但是那副姿态却更让人觉得美丽,不再是不可亵玩,而变得触手可得起来。


他的目光落在那对分明的锁骨窝上,火光又顺势落进他心里大肆蔓延。


 


“疼就对了,记着点。”


 


“你……”


他似乎要说不可理喻,或是别的什么,反正依旧毫无杀伤力。那眼睛里的火苗剧烈地摇曳着,示意出他内心也是如此动摇。


但紧接着他突然惊讶地瞪大了眼,目光落在身后。


“雷狮,你后面……!”


他本来是想嘲笑这似乎很担心似的滑稽表情,但没能做出任何反应就在一声巨响下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安迷修不是完全没注意到潜伏在花爬架后面的人,但他竟然在头脑发热之下以为那是受命观战的雷狮自己的人。现在想来全校的不良他都打了个脸熟,哪来的这些生面孔?


对方刚才敲晕雷狮的手法非常老道,切击颈椎本是极其危险致命的行为,但此时这个混蛋虽然没了意识却还在平稳呼吸。他被压在下面,只能搂抱着对方的身体想要起身,但因为体力尽失而失败了。


“一起带走,别打残了,指不定还有用。”


随即,他的世界也陷入了黑暗。








TBC.


打戏苦手,请自行想象一场激烈打斗(绝望)。


这俩谈恋爱还得卡卡和幻幻给你们收拾学校烂摊子你们谈恋爱能不能注意一点影响(指指点点)

评论

热度(897)

  1. 转载了此文字
    码:
  2. 一只咸喻枯木寒夏 转载了此文字
  3. 我自横刀向天笑 转载了此文字
  4. 我自横刀向天笑hes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