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2)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这个安迷修一点都不如软,甚至硬的吓人


双向暗恋,恋爱战争


全文以雷狮视角展开




第一章走这里: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1)




和我太太一起写的,夫妻合作产粮,故事我搞得,所以OOC属于我,文笔实力属于我老婆,OK?








“安迷修是个傻瓜”,首先,这是结论。


无论再回溯几次,这个斩钉截铁的公理都牢牢占据了雷狮第一印象的区域,难舍难分得堪比铀235同铀238,磁铁的N极与S极,肖申克和他的锤子,卡米尔跟他的围巾。


这听上去颇有报复意味,但事实上当事者还故意隐藏了另一个结论,和前一个不构成因果,但是足够让他挫败至极。


——雷狮喜欢这个傻瓜。


 


 


开学时的风波已经造成了暗涌的蝴蝶效应,无论对哪一方而言。


雷狮不曾将自己定位成被一群中学生追捧的混混头子,他本人不屑争抢家里的权势,但他是否足够有魄力和狠劲,那些虎视眈眈的亲族可都看在眼里。所以,他必须得花心思去维护这个少年王国的统治——出了公敌既不能轻易放过他让下边人动摇,也不能太早迎战,显得自己沉不住气。




结果就是,他默许了学校里近三分之一的人对这个刚刚归国的新生表现出明显的恶意,而剩下的则是像遇见异类一样对安迷修敬谢不敏。就像此刻,雷狮趴在二楼窗台上毫不避讳地托腮看成群的学生故意敞着衬衫半趿拉着球鞋,不怀好意地笑着把那家伙围在校舍后的下水管道旁边。




混混们打劫看上去文质彬彬的好学生这场景大家见怪不怪,此时连侧目的人都很少,也只有雷狮一个人占据上座看这无聊戏码。


那地方历来都是不良的据点,泛黄的墙面上全是按熄了烟头的锈色印痕。为首一个身型壮阔的取了叼在嘴里燃了一半的烟卷似乎是打算按在那纯白衬衫的肩头,却连落下的烟灰都没碰到对方就在下一个瞬间被反拧住手腕,直到背部着地的时候都还没能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




“我劝你们住手,因为下一次一拳我不会留手,你可能需要在医院躺上几天。”


安迷修毫无惧色的直视这着这群不三不四的学生,简单的陈述着事实。




可能是因为没听见,也可能是因为疼痛失去了理智,对方吼叫着冲了过来,安迷修毫无惧色地握紧了拳头迎上一拥而上的敌对者,那骨节苍劲如青竹,打起人想必是痛得很。




雷狮不经意吹了个口哨,他本来也没打算指望这些小鱼小虾能给对方个教训。在上面看得清安迷修的路数,攻击稳快多余动作一个没有,连闪躲都正直得像在道馆里过招,只怕是待会赢完了,还得对着这一地残兵败将鞠个躬说声“感谢指教”。




果然没让他失望,一刻钟时间这伸展拳脚都困难的狭长过道里已经横竖躺了有七八人,只有安迷修背对站着将散开的领带重新系好。雷狮看到发隙里一点裸露的后颈,称得熨过的衬衫衣领依旧不染纤尘。




突然,下面的人准确无误地抬起头,薄绿眼睛凛冽地指向了他。


“……哈。”


雷狮朝他露出足以称为恶劣的笑容,他也回以微笑。




但眉间不展、双眼微眯,分明是一纸字迹端庄的挑衅。


天雷勾地火。




雷狮对朝他喊冤诉苦的附庸者敷衍了事,谁叫他们自以为成群结队就能翻盘。自从被当做霸凌对象以来,这个归国的小骑士未尝败绩,信念也愈发坚定。他根本不理会什么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像个除草机一样兢兢业业地铲除这所学校里的“奸恶之徒”,来一打一,来十打十,末了还要一脸认真地说“以后不可以再做这种事”。




实在是见过傻的,没见过这么傻的。


安迷修的荣誉与正义感是该在十六世纪就过时的东西,并且早就被证明了本质是宫廷贵族为了维护统治编造的不切实际的谎言。没想到,遥远的现代竟然会出现将这些苦行教条当作人生准则的人出现。


你若跟他讨论社会的灰色地带,他保准表情严肃地摇头告诉你:作为一名努力修行的骑士必须向着清教徒似的至纯至善,不能用投机取巧的擦边球来宽恕自己。


哪有人理解他?根本没有。




“太重了,我帮你拿吧。”


在看到抱着全班分量的新教材艰难行走的同学时,赶忙凑过去想帮对方分担一半。


“不……不用了!”


他还没碰到最上面的封面,对方仿佛染到瘟疫一般,避之不及地朝后了一步,然后飞快地绕过他跑走了。


那只手在半空中僵持了一会,最后只能尴尬地挠了挠头发。




这场景又给正在下楼梯的雷狮看了个尽收眼底,对上不良时愈战愈勇的家伙此时仅仅因为好意被干脆拒绝就显出了有机可乘的孤单和沮丧。




雷狮听说了安迷修在自己的班级也同样遭到孤立,学生们埋怨他又忌惮他,每天面临的都是让人窒息的冷暴力。分组作业没人敢带只能一个人做,再拥挤的食堂里他那张四人桌也无人问津,就连体育课能在热身时帮他压住脚的人都不曾有。




按理说过成这样,对安迷修这种事实上温柔又热心的人来说已经是悲惨的程度了,但他的铲奸除恶之路却还是没有任何迷茫。


但这时趁虚而入的人,并不是他。




“安迷修同学。”


听到相当冷静的女声叫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雷狮就绕到楼梯另一边的阴影里站住了,听墙角诚然不光彩,但他也不是刻意为之。


“小姐,有什么能为你效劳的?我一定尽力。”


那声音里即刻迸发出的殷勤和隐约的雀跃简直让人咋舌。


“那我就作为你的班长直言不讳了。请你以后,不要再继续挑衅学校里那些人了。”


雷狮闻言差点笑出了声,在阴影里想象着安迷修变色的脸。




“……是,是因为遭到威胁了吗?”


面对数十人都不曾后退一步的骑士,此时声音都因为不安而打结了。


“如果我说是呢?”女班长倒是不卑不亢,“大家都为自己着想,而你偏要用这种方式来损害别人的利益。因为你的行为,我们签下那种荒唐协议的意义就完全不存在了。”




“……可是本来就不应该签那种东西,用力量压榨他人是错误的行为!”


对面似乎很头疼地叹了口气,“你不会不知道这学校里多得是游走黑社会的子弟,如果都跟你一样,刚走出学校第一步就死了都说不准。雷狮只是要我们一个态度,事实上未来几年我们跟他也不会有什么纠葛,甚至服从等于得到了其势力的庇佑。但现在只要是我们班的学生就成了二等公民,每天平白无故遭到非难和骚扰,这些你都看不到。”




“我……”


“你别怪班上同学疏远你,你的正义毫无疑问已经错了。连自己想帮助的对象都怨恨的事情,还有做下去的必要吗?所以,作为班上的一员,也作为同情你遭遇的同学,请你停止这样的行为。”




不愧是班长,非常明理嘛。雷狮心想,这下可是直直戳中了安迷修的软肋,比自己那些派不上用场的杂兵要扎心多了。


但是,就因为一个说话比较头头是道的女生而放弃那种傻乎乎的正义感,这个结局实在是有够烂尾的。




啊,多么现实的结局,也许游戏该结束了。


真是短暂的娱乐。


压下心中的那一点不符合理性的遗憾的不悦,雷狮在心里这样想着。




“对不起,但是……我不会停止的。”


经过十几秒的沉默以后,对方的声音重新传来,不是刚才包含着动摇的急切的诉说,而且更加坚定,更加平静,仿佛一个人的祷告,雷狮甚至可以想象到夕阳映在他翡翠色的眼睛里印成一片炙热的光。




一定非常漂亮。




“你……!”


“小姐你说的我已经知道了。以后我会更加注意班上的同学不让他们在学校受到不好的对待。虽然没办法面面俱到,但我会尽最大努力。”




“你干嘛要这么倔?班上的学生讨厌你、即使帮了他们也不会感谢你!你为什么还非得把他们一起加到你那个不可能成功的计划里去?”




“……我理解,毕竟现在这个局面的确也算是我的错。对同学们造成的麻烦,我十分抱歉。”他的声音转小,愧疚裹住了他的心,但是,只是一瞬。




“但是我不会屈服的,我早就对自己许下诺言,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做好了孤身一人的准备!”




仿佛让人看到了光。




言语带着夕阳的光火流进了雷狮的耳朵里,可能也是心里。


呵呵,真是傻。雷狮定了定心神,进一步刷新了对骑士傻的程度的认知。


失望吗?剧情没有按照你想象那样发展。亦或是期待吗?游戏又可以继续了。




或许还有点什么别的呢?




“你这个人根本就不讲理!”


女生大概是气急地跺着脚跑走了,若是无声剧的话可能会被误以为是告白被拒恼羞成怒的剧情。


雷狮待在那里没动,楼梯另一侧也迟迟没有脚步声。




“……竟然拒绝了小姐的请求,真是没料到啊。”


那边传来微弱的的自言自语,充满了无奈和自嘲。


“被大家讨厌什么的,虽然会觉得有落差……但是,就算是一个人……我也......”


脚步朝着走廊另一边远去了,他听不出其中是否有一丝迷茫,但毫无疑问是在前进。




他们永远没有同化或吞噬对方的一丝可能,安迷修绝不屈服于强势,他更不可能从泥潭里爬出来从良。雷狮甚至能预见到有朝一日他们二人杠上却谁也压制不了谁的胶着战况,心里像是堵了个长满棘刺的麻团。




这可就比较——非常——相当地,让人心烦了。






TBC.


那肯定是各种意义上的让人心烦了,你烦的事情还在后边呢嘻嘻

评论

热度(996)

  1. Rora我自横刀向天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转载了此文字
    码:
  3. 一只咸喻枯木寒夏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