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ura_ww

是余昧
ANSTA团推👑/芝吹🌱
街舞日语配音努力中
大概会画一点画
摸鱼选手

【雷安】只身一人的恋爱战争 (1)

好像可以转载保存了...

hesa:

现代,高中生,学校头目雷X海外归国转校生安


正剧向,这个安迷修一点都不如软,甚至硬的吓人


我流雷安,ONLY雷安


是谈恋爱,但也是战争,只是两个人的战争,和跟自己的战争


预计中篇,大概七章搞完,什么时候写完不一定


和我太太一起写的,夫妻合作产粮,故事我搞得,所以OOC属于我,文笔实力属于我老婆,OK?






追根溯源这件事对雷狮来说并不是件舒心活,本来他也从不是那种会拿追忆当消遣的感性类型。年轻男生们的硝烟本质上就是肾上腺素麻痹理智的直观体现,更何况这一切还绑定着他与人与己的惨烈斗争——无论是彼此相看两厌针尖麦芒的时期,还是与自我天人交战头破血流的夜晚,无不充满了严峻的对峙和凶暴的撕咬。


——不过归根结底,这仍是个关于恋爱战争的故事。


 


雷狮的高中生活,是从一张纸开始的。


并非什么字字珠玑的箴言,更不是海誓山盟的情书。上边的内容由他某个拥趸撰写,他本人也从没认真看过,大概是类似“我发誓高中三年对雷狮及其团体的决定和行为都言听计从不予反抗”这样的胡话。




这学校虽然看着气派但名声不大清白,至今还流传着建校资金来自某位不可说的黑社会巨头遗产的传闻。既然根基都是歪的也指望不了它正直生长,地下世界乐于送自家儿女就读的后果就是学生里身家神秘的一多,校园气氛便早早地被渲染成了成人社会的缩影。




雷狮就读的时候,这所高中早就成了无药可救的阶级体系:弱者附庸强者以求自保,谄媚进贡无所不用其极;职工小心讨好着一群半大孩子,只要路数对了真的能捞到切实好处。所以他进校前就非常明白下马威的意义,并不是真的叫学生们从此对自己三跪九叩,而是开始就从心理上压人一头。


头天开学典礼一散,他让每班去一个比较得力的干部,领着一群他自己都没混脸熟的“下属”,新生们刚回教室就被他的人堵了个滴水不漏。哪里还有老师的影子?在这里生存的第一要义就是察言观色,市里最得势的集团的三儿子,光这一个头衔就给了他为所欲为的资本。




他本人挑了最近一个班进去了,捡了把椅子反坐着看卡米尔给在座位上正襟危坐的学生们分发那张“服从雷狮宣言”。这幅像监考期中一样的场景让他觉得有点好笑,而且卡米尔还真有那么些班干部的气质。唯一不同的是这次的“考试”中看也不看内容就签下名字的学生可不会受到谴责,识趣的动物本能在这种地方是值得称赞的。


当然,就算那些会仔细阅读这些霸王条款的学生最终也会屈服。不良团体也是讲诚信的,他们的纪律性不比西西里的黑手党差,在这里向一目了然的王者宣誓效忠,以后的日子最起码不至于受到霸凌。




雷狮百无聊赖地打了几个呵欠,打心底佩服表弟兼军师的耐心。随便扫视,晃到一半又不动了。




打小见识过各色人等的他从来不是无谋的暴君,刚进这个班五分钟他就已经摸清这里坐着的所有人的效忠程度:非常乐意甚至暗自窃喜的、不太甘心但无可奈何的、不甚关心仅仅是随波逐流的……但是,即使没有这般明察,他也绝不会看漏了那么突兀的一角。




那双指节分明的手已经将白纸攥得皱巴,似乎在忍着不要把它揉成团掷出窗外;亚麻色的额发下明明有着一双颜色温和的绿眼睛,却燃烧着愤怒的烈火。其他人都伏案疾书的那短短时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坐得笔直,乃至僵硬。




雷狮笑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对面的人这样子显得有点滑稽,挑起了他不正当的玩弄心;或许单纯是这个下午太过无聊,秋日的太阳照得人发懒。




“最后一排的……”他随意扒拉过排位表,“……安迷修同学。哦,备注写着刚从海外回来的,是看不懂上面的语言么?”


 


他才不是真的善意关心,任人都听得出从里到外的嘲讽。事实上这也不是雷狮第一次注意到安迷修,开学典礼的时候,这个站得堪比圣彼得教堂前的瑞士佣兵的新生就已经夺去了他的注意力。




那时操场上的那个归国子弟,在一群站姿横七竖八的不良和他们制造的污言秽语和各种烟草青雾的缭绕中,目不斜视看着前方的样子——该怎么说呢?格格不入太过贬义,鹤立鸡群又等于误伤友军。像泥沙里的烁金,照进厚重阴霾的光芒,既不受浸染,又显得孤独。




新生们的窃语也让他听了去:什么休学一年在海外拜师习武,什么是个恪守信条的清教徒一样的异类,什么讲话和举止都有点像是四百年前穿越过来的。还没正式上课,安迷修已经被不良们面带调笑地称为“小骑士”,明褒暗贬得很是刁钻。




雷狮的眼睛并没有在那里多做停留,因为并没有什么会从对方身上受到挑衅的预想。但此时那点回忆变本加厉地勾起了他的兴趣,他几乎是饶有兴致地看着最后一排的那个人双手拍着桌面忍无可忍地站起来,在全班惊恐的瞩目中一步不停地通过走廊来到了他的面前。




甚至不需要说什么,安迷修从刚才到现在的每一个举动,他的存在本身就已经构成了挑衅。




他也并不是会甘愿被俯视的存在,闲散地撑起身子站起来,这下那副本该温柔此刻却无丝毫屈从的明晰眉目又落在了他的眼下。




即使如此对方也没有退缩的意味,短促的眉梢似乎都凝着一股子骄傲自矜的光芒。




还未能细看那双眼睛里的情绪,那张黑字里已经被攥出了白痕的宣言带着加速度的力道撞在了他的胸口,这让雷狮有点惊诧,下意识低头就看见了白净手背上隐隐的青筋。




“我不会签这种愚蠢的东西,你也休想在学校里为所欲为。”




他的声音干净正直像一潭静水,若是温柔起来大概能把人溺死。可此时暗潮翻涌,内里全是一夫当关的决然。




“——你记好了,恶党。终有一日,我会将你们讨伐殆尽。”




这铿锵有力的宣言只让学生们脸色更加苍白了三分,这所学校历来就没有几个不看眼色的傻瓜,这下一个出头鸟怕是要连累整个班都不好过。


而堵着门的不良们眼睛里则是燃起了窃喜的暗火。他们在这里照样受到管制,生长期的战意正愁无处宣泄。来了一个挑衅老大的愣头青,以后做事稍稍出格只要拿他做幌子上面也必然睁只眼闭只眼,这能给他们带来多少冠冕堂皇的借口啊。




而受到挑衅的雷狮本人,似乎感受到了意料之外的乐趣,瞳孔都像捕猎的猛兽一样因兴奋而收缩起来。




有趣,太有趣了。像这样的家伙,以后会因为怎样的压迫而崩溃,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到了。




不可能放过你的,可别让我感到无聊啊。




“——哈,可别让我等太久了。”






TBC.


只为写出心中雷安。


是个双向暗恋的故事。

评论

热度(1448)

  1. Mer我自横刀向天笑 转载了此文字
  2. 源青争hesa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土拨鼠哟